绑定机构
扫描成功 请在APP上操作
打开万方数据APP,点击右上角"扫一扫",扫描二维码即可将您登录的个人账号与机构账号绑定,绑定后您可在APP上享有机构权限,如需更换机构账号,可到个人中心解绑。
欢迎的朋友
万方知识发现服务平台
获取范围
  • 1 / 5
  (已选择0条) 清除 结果分析
找到 84 条结果
[硕士论文] 呼格吉乐图
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 内蒙古大学 2017(学位年度)
摘要:契丹是兴起于中国北方的古代游牧民族。10世纪初在耶律阿保机的带领下建立了强大的辽王朝,并统治北方广阔疆域长达200多年(907-1125)之久。据有关记载,耶律阿保机在突吕不和鲁不古的帮助下创制契丹大字(920年)和由迭刺创制契丹小字(略晚于大字)一并通行于辽朝境内。辽朝衰亡后契丹文被金朝沿用,直至金章宗明昌二年(1191年)。之后,契丹文渐渐被人们遗忘,最终成为无人能识的死文字。时过几百年,到了1922年比利时神父凯尔温(L.Kervyn)从今内蒙古巴林右旗辽庆陵发现契丹文辽帝后哀册,得到国内外学界的广泛关注,并掀起一股契丹文研究热潮。通过国内外几代学者的共同努力和研究资料的不断涌现,契丹文研究水平也日益得到提升。
  随着释读工作和研究水平的进步和提高,契丹文释读成果硕果累累。而对前人研究进行梳理会对过去研究成果有一定检验作用。本文对过去契丹小字研究进行概括的同时在前人研究基础上,对已释契丹小字进行系统梳理,并整理出契丹语与蒙古语的共同词汇,试图阐明二者间的语音对应关系。本篇论文由绪论、正文和附录三部分组成,绪论部分主要交代了选题依据、研究意义、目标和内容等情况;正文部分共三章,第一章介绍了契丹语与蒙古语共同词汇研究概况,第二章中对契丹语与蒙古语名词共同词汇进行对比研究,第三章为契丹语与蒙古语其他词类共同词汇进行对比研究,最后为结论,参考文献和契丹小字文献全称及简称组成。通过此次研究发现契丹语的一些语音语法规律,如契丹语与蒙古语的语音对应规律、契丹语有辅音消失现象等。还认为契丹语属阿尔泰语系蒙古语族语言。
[硕士论文] 包克
汉语言文字学 内蒙古大学 2015(学位年度)
摘要:本文通过对突厥语族中的汉语借词进行语义和语音特点等方面的研究,来阐明汉语和突厥语族的语言关系。希望本文对研究有关突厥语族的词汇和词源提供参考和帮助。
  
[硕士论文] 韩夏
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 上海师范大学 2014(学位年度)
摘要:本设计针对传统语言田野调查的调查研究习惯和工作中的种种不便,自行制作了一款多语料管理、调查录音、单字/连续记音、校音、语音声学分析、语料校对、音系归纳、语料比较等工作均可一体性完成的、功能完备的田野调查软件——“斐风”(Field Phon)计算机辅助语言调查分析系统。它最突出的特点就是不仅极大的提高了计算机辅助语言田野调查和校对整理工作的效率和准确性,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降低调查阶段工作人员的专业门槛;同时还根据大数据时代严密的数字规范化要求对调查材料进行了严格的组织规范,可以直接辅助研究者进行数据库的建立。系统内置了丰富的接口,具有良好的兼容性,方便调查者和研究人员与其他工具结合使用,有效地提升了语言资料的交流使用能力,是一套完整的语料采集和处理方案。
  本软件设计面向的不仅仅是汉语方言,同时还有极为复杂的中国少数民族语言,甚至对于整个东南亚语言的调查和整理分析工作,本系统都能做到十分有效的应对和处理。目前“斐风”系统已经在全国、乃至海外的多所院校和研究机构广泛使用,并获得了良好的口碑。
[博士论文] 祁宏涛
中国古典文献学 中央民族大学 2013(学位年度)
摘要:本文研究明初《高昌馆杂字》中回鹘语和汉语的语音系统,并论及与之相关的其它问题。
   《高昌馆杂字》是明代编辑的一部回鹘文——汉文对照的分类词汇集,由回鹘文、汉文和回鹘语汉字注音对照构成,是一部最早的回鹘语——汉语词典。包括天文、地理、时令、花木、鸟兽、人物、身体、宫室、器用、衣服、珍宝、饮食、文史、方隅、声色、数目、人事兼通用、续增等18门类,各不同版本共计1000余条最常用词语,每一词条均有汉文、回鹘文以及回鹘文的汉字注音。《高昌馆杂字》词条数目虽不多,但涉及到当时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词类包括名词、形容词、数词、量词、代词、动词、副词、连词、后置词等。该书编纂年代为明永乐五年(公元1407年),那时高昌地区的回鹘人尚未信仰伊斯兰教,所以词汇中基本没有阿拉伯语和波斯语借词,因而较好地反映了前伊斯兰时期高昌地区回鹘语的原貌。
   明代洪武年间开始编纂民族语文的文献和辞书。明洪武十五年(公元1382年),翰林院侍讲火源洁与编修马沙亦黑奉命编纂《华夷译语》。他们参照《元朝秘史》的办法和体例,用汉字标注各民族语语音,其体例是先列出民族语词语,然后给出该词的汉语词语,最后列出该词的汉字注音。(《元朝秘史》用汉字标蒙古语音,对照汉义,无蒙古文)。明永乐五年(公元1407年),朝廷正式开设四夷馆,分鞑靼、女直、西番、西天、回回、百夷、高昌、缅甸八个馆,后又增设八百、暹罗两馆。四夷馆有少之卿一人主事,另置译字官生、通事等,专门从事外国和国内少数民族语文的翻译工作。四夷馆各馆编出这些民族语言与汉语对照的分类词汇《杂字》,又把上述地区的奏折及有关文书写成汉文并附上民族文字译文,这就是各馆的《来文》,由各馆分别保管。其后,明会同馆也编出了朝鲜、琉球、日本、安南、占城、暹罗、鞑靼、畏兀儿、西番、回回、满刺加、女直、百夷等十三种译语。清顺治元年(公元1644年),四夷馆改名为四译馆,乾隆十三年(公元1748年)又与会同馆合并为会同四译馆,编有四十余种杂字。这些《译语》、《杂字》和《来文》是我们了解当时各民族社会历史文化的绝好材料,具有弥足珍贵的史学价值和文献学价值。
   《高昌馆杂字》是用汉语给回鹘语注音的文献材料,它不仅很好地反映了前伊斯兰时期高昌地区回鹘语的原貌,而且也能在不同程度上再现明代前期这一地区汉语方言的实际面貌,是研究明代前期回鹘语和汉语的绝好材料,对回鹘语语音史、汉语语音史、汉语音韵学的研究和回鹘语——汉语对音的途径和规律的探讨都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本论文以《高昌馆杂字》为研究对象,采用译音对勘法和音韵分析法,对回鹘语和汉语的对音资料进行严格的音韵分析,进而探讨回鹘语——汉语的对音规律,为汉语语音史和汉语音韵学的研究提供材料和佐证。
   本文由以下五部分构成:
   第一部分为绪论部分:主要叙述本文的选题的缘起、研究意义、材料依据、研究方法、研究相关动态、论文的重点和难点及写作思路,并对本文的主要内容进行了简要的说明。
   第二部分主要论述了《高昌馆杂字》的成书过程、版本流传情况及此书的编写体例,并就该书的价值和影响进行了探讨。
   第三部分为《高昌馆杂字》回鹘语的语音特点及回鹘文拉丁字母转写。该部分主要叙述了明代回鹘语的语音特点,然后分析回鹘文的元音、辅音以及语音和谐规律,最后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对《高昌馆杂字》回鹘文做了转写和简注。
   第四部分为《高昌馆杂字》的汉语方言音系。该部分主要以明代韵书《韵略易通》声母系统为参照,讨论明代北方官话音系,分析汉语的声母、韵母及声韵配合规律,为《高昌馆杂字》的汉语方言音系提供依据;也讨论了回鹘语——汉语两种语言语音方面的异同和从事译音对勘工作应注意的问题;制作了回鹘语——汉语对音表,全面而细致地分析《高昌馆杂字》汉语方言的声母和韵母系统,从而探讨两种语言的对音规律。
   第五部分,结语部分。主要总结了《高昌馆杂字》回鹘语—汉语的对音规律和汉语声、韵母系统方面的特点,并简要论述了运用译音对勘法来研究古代回鹘语——汉语的重要性以及从事这方面的研究应注意的问题。
[博士论文] 林巽培
汉语言文字学 上海师范大学 2012(学位年度)
摘要:汉族的周边民族中,由于长期接受汉文化的影响,形成了自己的汉字书音系统,如日语中的汉音,朝鲜汉字音,越南的汉越语。回鹘是维吾尔族的祖先,是突厥族在中国境内最重要的一支,他们很早就接受汉文化的影响,也形成了自己的汉字书音系统。这个书音系统最集中反映在回鹘文慈恩传中。所以回鹘文本慈恩传的研究,对于研究10世纪回鹘语与当时的汉语面貌,探讨维吾尔语史与突厥语史,都有重要意义。
   回鹘文本慈恩传1930年前后出土于南疆,出土后被分裂出售,其中一大部分被撕裂成两半,使原书残碎不堪,致使日后研究非常困难。此回鹘文本现分藏于北京国家图书馆(旧称北京图书馆),法国巴黎基密博物馆(Musée Guimet),及俄国圣彼得堡东方学研究所.。原文用回鹘文书写,懂此文的人实属凤毛麟角,严重影响到学界对这个重要文献的利用。虽然有许多学者做了拉丁转写,但是见仁见智,转写各异,研究者难以择从。
   作者收集分藏三地残本的内容,分卷整理文本,分析缀合,统一转写,整理出一个比较完整的回鹘文慈恩传的转写版本。这就是本文的第四章,也是本研究的最重要成果。又对照汉文原本,择出汉字对音,参考学者从藏文,于阗文,粟特文及婆罗迷文等研究成果,对回汉对音作出分析。
   在此基础上,本文对这个重要文献作了初步的研究,分别是第一、二、三章
   第一章:回鹘文《慈恩传》的收藏与研究,概述北京,巴黎及圣彼得堡收藏的内容,译者以及各卷的研究。
   第二章:回鹘文汉字音研究,综述回鹘文音系结构,汉字音的基础方言,回鹘文汉字音及慈恩传汉字音的研究回顾。
   第三章:回鹘文慈恩传汉字音研究,建立数据库,利用软件分析回鹘文慈恩传汉字音音系。
   不过,这还只是很肤浅的研究,我们相信,将会有更多的学者根据本文提供的材料,作出重大的贡献。从这个意义上说,本研究只是一个铺垫工作。
[硕士论文] 米热古丽.黑力力
中国古典文献学 中央民族大学 2012(学位年度)
摘要:回鹘文献语言是从7-8世纪到14-15世纪在西域地区生活的回鹘人广泛使用的语言文字。该语言对西域各民族文化的发展起了不可否认的作用。使用该语言著述了文学、宗教、历史等有关各个领域的不少著作。虽然一部分著作因各种原因丢失,但还大部分珍贵的著作流传至今,对西域历史文化、语言文学、宗教信仰、民俗习惯进行研究具有非常重要的依据价值。
   回鹘文献语言作为察哈台维吾尔语和现代维吾尔语的前身,可以说是在维吾尔语的发展过程起了不可缺少的作用,根据有关察哈台和现代维吾尔语研究,我们可以知道现代维吾尔语的语言成分,即语音、词汇、语法等方面与回鹘文献语言是一脉相承的。因此,深入学习、研究回鹘文献语言对研究现代维吾尔语的形成及发展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最重要的是,在进一步了解、阐释回鹘语、察哈台维吾尔语和现代维吾尔语之间一脉相承的直接继承关系时,深入研究回鹘文献语言是必经之路。
   众所周知,维吾尔语属于黏着语,它的形态变化极为丰富。回鹘文献语言作为维吾尔语的前身,研究回鹘文献语言及其相关文献的形态变化对于现代维吾尔语语法研究中具有更重要的参考价值。
   《国王热孜万和茹贺-阿福扎传》作为13-15世纪回鹘-察合台阶段的文献,该作品在突厥语言研究领域中具有很大的研究价值。13-15世纪是回鹘人受到伊斯兰教的影响并且在文化方面进行转变的过段时期。从这部作品的内容看,里面讲述的内容深受伊斯兰教的影响,因此这部作品也就带有了浓厚的宗教色彩。但是此作品记录的文字是属于回鹘时代的文字。通过研究这部作品,我们可以推测出13-15世纪的回鹘-察哈台时期属于一个过段阶段,但文字没有那么容易灭亡。虽然整个民族的世界观发生变化并转化为另一种文化框架,但是前期应用的文字仍然被一些人所使用。
   本文选择用《国王热孜万和茹贺-阿福扎传》为语言材料,重点描述此文献语言的语音特点、名词类词语的形态特征。转写并翻译文献及其编辑文献小词典是本文研究中的重要一项。
   本文由绪论、正文、结论等三部分组成。正分分为三章。绪论部分主要介绍了文献的作者及其文献收藏情况、文献内容、国内外研究状况以及文献的研究意义等。第一章主要是《国王热孜万和茹贺-阿福扎传》的转写、翻译并注释。第二章论述文献的语言特点,即语音特点、名词类词语的形态学特点、句法特点。在《国王热孜万和茹贺-阿福扎传》中举出具体的例子来论证了回鹘-察合台语的特点。第三章是词汇表,也是本文的创新之处之一。结论部分主要指出了本文研究的突破点及其不足之处。
[硕士论文] 马清丽
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 青海民族大学 2012(学位年度)
摘要:西宁汉话属于中原官话秦陇片,使用西宁汉话的居民主要是当地的汉族和回族。但西宁回族在日常生活中操的汉话和西宁汉族所操的在语音、词汇、语法等方面有一定的差异和特点。西宁回族的语言里不仅具有汉语的青海方言的基本特点,而且吸收了大量的阿拉伯词汇和阿拉伯伊斯兰文化的成分。这些语言成分的存在,体现了他们的民族结,表现出独特的民族文化。
  本文共分为六个部分:绪论部分,主要对本文研究背景、研究对象、目的、意义及研究的重点和难点等进行介绍;第一章,论述西宁回族话的基本特点;第二章,从语音、词汇、语法方面对西宁回族话和西宁汉话进行比较;第三章,阐述西宁回族话的特殊成分;第四章,以西宁回族话为“窗口”窥视其所表现出来的民族心理特征;最后一部分是结语及附录。
[硕士论文] 伊日贵
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 内蒙古大学 2011(学位年度)
摘要:契丹大字和契丹小字是,契丹人于十世纪初为记录契丹语而创制的两种文字。其与汉字一并通行于辽朝境内,长达二百余年。金灭辽之后,契丹文在金朝初期,仍被沿用了数十年之久。迄今发现和出土的契丹大、小字文献有50余篇,其中绝大多数为帝后哀册或贵族重臣的墓志铭。目前,契丹文字仍属未彻底解读的文字,因而被称为“二十世纪之迷”。学术界一般认为小字是一种拼音文字,而大字是表意文字。然而,近几年的研究表明契丹大字中也有为数不少的拼音成分。
   本文以前人研究成果为基础,用比较研究方法,对内容相仿的小字《耶律副部署墓志铭》和大字《耶律祺墓志铭》中之若干问题进行了剖析。笔者首先利用清晰拓本,完成了两件墓志铭的电子录文。其次赴实物收藏地,与原石进行核对,完成了校勘记。最后主要以大字与小字的对比研究方法,着重探讨了契丹大、小字中之“大、小”,大、小字的称呼,契丹语所有格及“性”范畴,元音附加法以及大、小字的拼写特征等一系列问题,同时对若干契丹大字的音、义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本研究成果为提高该两件墓志铭的解读水平,大、小字性质的认识以及契丹语亲属语言的比较研究都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博士论文] 赵明鸣
少数民族语言文学 上海师范大学 2011(学位年度)
摘要:12-13世纪的中亚《古兰经注释》(Al-Tafsir)是我国宋代地方政权——喀喇汗(Qarahan)王朝(公元840~1212年)后期的一部突厥语重要文献,系喀喇汗王朝接受伊斯兰教后,为便于当时中亚突厥诸部族学习伊斯兰教教义而用突厥语注释《古兰经》(Quran)的文献语言,对研究中世纪突厥语言史,特别是研究作为喀喇汗王朝主体部族的维吾尔族的语言史弥足珍贵。
   本研究以前苏联突厥学家A.K.鲍罗夫科大整理刊布的俄文版《12—13世纪中亚(古兰经注释)词汇》(A.K.Borovkov,JIekcuka cpe()нeaзuamckozo meФcupaⅫ-ⅩⅢвв.Изд.Восточнойлитературы.М.,1963)为依据,对注释性的词汇例句进行分析,在此基础上撰写一部以共时描写为主兼比较研究的语言学专著。
   本研究的基本内容为:概论。包括《古兰经注释》文献语言的特点、与喀喇汗王朝时期玉素甫-哈斯·哈吉甫的《福乐智慧》(Yüsuf Has Hadip,qutad(g)u bilik)、麻赫穆德·喀什噶里的《突厥语大词典》(Mahmud al-ka(s)(g)ari,divan lu(g)at at-türk)和阿合买提·玉格乃克的《真理的入门》(Ahmet Yüknek,hibat al-haqa’iq/atebetu’l haqa’iq)诸文献语言之间的关系、国内外研究简述等。第一章,语音,包括元音音位、辅音音位、元音和谐、音节结构的描写,语音系统的比较研究等。第二章,词法。包括名词、形容词、数词、量词、代词、副词、动词、连词、后置词、助词、叹词、摹拟词及其语法范畴的描写。第三章,句法。包括短语、句子及其结构类型。第四章,词汇。包括词汇的构成和构词法。附录一:《古兰经汴释》语言语法形式索引;附录二:《古兰经注释》语言词汇索引,包括标注外来词词源;附录三:《古兰经注释》语言专用名词;附录四:《古兰经》突厥语译文与汉译文对照(依据马坚《古兰经》汉译本);附录五:《古兰经注释》原始文本;附录六:А.К.鲍罗夫科夫《〈古兰经〉词汇注释》导言。
   经初步研究,可以发现,不同于喀喇汗王朝11世纪时期的《福乐智慧》和《突厥语大词典》,12—13世纪中亚《古兰经注释》的语言形态特点已经发生了一些明显变化。例如,7-11世纪的古代突厥文献语言中:①名词宾格形态标记有-IG(-(i)(g)/-u(g)/-i(g)/-üg)和-NI(-n(i)/-ni)两套,但前者居优势,而在该文献中则-NI形式开始居优势;②名词方向格形态标记为-GARU(-(g)aru/-qaru/-g(a)rü/-k(a)rü)、与格形态标记为-GA(-(g)a/-qa/-g(a)/-k(a)),而在该文献中方向格则基本消失,其语义功能为与格-GA所承担。⑨动词条件式的形态标记为-sar/-s(a)r,而在该文献中辅音(-sa/-s(a)r开始发生脱落。这些特点为始于14世纪的察合台文献语言所继承,而现代突厥诸语言的宾格形态标记为-Nl一套,-IG则已完全消失;方向格-GARU也已消失;动词条件式的形态标记演变为-sa/-s(a)。7-11世纪的古代突厥文献语言因连词欠发达,表现在句法方面则是复句类型相对较少,但在该文献中,由于阿拉伯-波斯语连词的借入,复句类型开始丰富起来。词汇方面,由于受到阿拉伯和波斯书面文学语的影响,该文献吸收了相当数量的阿拉伯-波斯语借词(专门的宗教术语除外)。直到今天,这些借词仍不同程度地保留于现代突厥诸语言并得到广泛使用。需要说明,因本文研究范围所限,上述内容未在文内展开系统讨论。
   研究方法方面,本研究以结构主义理论为指导,以共时描写为主、比较研究为辅。基于语料库语言学的方法,建立原始文本语料库;通过编程处理,对文献语言的语法属性进行标注,生成相应的中间库和带有汉语直译的隔行对照文本。在此基础上,对全部语言信息进行穷尽式的共时描写和比较分析。较之活的口语,文献语言具有封闭和静态特点,因此采用语料库语言学的研究方法可以彻底避免描写分析中语言信息的丢失现象。
[硕士论文] 库丽西拉.扎马力汗
哈萨克语言文学 中央民族大学 2010(学位年度)
摘要:回鹘(uyγ ur),是古代活动在我国北方地区的一个游牧部族,曾建立部落联盟称汗。
   回鹘文流行于8-15世纪,它是古代维吾尔族、裕固族的共同祖先--回鹘人使用的文字,一度通行于河西,中亚乃至西亚等地,17世纪以后便不复流用,成为一种无人知晓的“死文字”。回鹘文字的创建和传播虽然是其政治经济发展的产物,但是在加强回鹘人在高昌地区的政治统治以及构建本民族心理和意识方面起到了无可估量的作用。
   历史上,回鹘人曾信仰过摩尼教,佛教,景教,伊斯兰教等宗教。其中佛教是对回鹘人历史影响最大的宗教之一。也因为此,回鹘人翻译了大量的佛经文献,回鹘文《金光明经》就是其中保存较为完整并留存至今的一部重要文献。
   回鹘文《金光明经》译自唐代义净的汉文译作。回鹘文译文有其诸多民族语特点,派生词及其构词附加成分的使用即是其显著的一个特征。本研究基于吐尔逊。阿尤甫和买提热衣木以拉德洛夫,马洛夫铅字本为底本,参考国内外已有的研究成果,整理出版的回鹘文《金光明经》现代维尔语译本,采用描写语言学、词源学,古代汉-回鹘语对比研究的方法,对这一文献的派生词及其构词词缀特点进行了研究。具体研究内容包括回鹘文《金光明经》派生词的界定、结构、类型、派生词类的特点等。论文从以下五个方面探讨回鹘文《金光明经》的派生词及其构词词缀特点:
   第一部分:绪论介绍回鹘文《金光明经》及译者胜光法师,论文的学术价值,相关研究动态,主要研究方法等。
   第二部分:回鹘文《金光明经》派生词研究的基本问题,包括派生词的界定,研究文献说明。回鹘文《金光明经》中的派生词结构类型从词根派生词和复词缀派生词两种类型进行研究。
   第三部分:回鹘文《金光明经》中的构词词缀结构类型分为单音节词缀和复音节词缀两种进行研究。
   第四部分:分别探讨《金光明经》中的名词,动词,形容词,数词,代词,副词的构词附加成分。
   第五部分:结论从派生词的结构类型,构词词缀的结构类型,构词附加成分方面就本文研究作出结论。
   结语。
   本项研究通过对回鹘文《金光明经》语言中派生词及其构词词缀特点的研究来探讨认识中世纪突厥语回鹘文献语言派生词和构造派生词的结构及类型特点,为深入研究古代语言派生词打下坚实的基础。
   通过回鹘文《金光明经》派生词的研究,不仅能使我们对于古代语有深入的了解和认识,而且也能够古为今用,使我们能够加深对现代语言发展演变的认识,促进现代语言的研究。
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 复旦大学 2010(学位年度)
摘要:语言使人类对周围无数的事物和关系范畴化,由此对象和事物不再是知觉领域内直接体验的东西,而是被体验在概念和理智系统中的物体,后者不仅丰富人们对事物的理解,而且固化这一理解的认识。
  动词是用来叙述事物之动作或变化的,是表示动作或行为的一类词。世界是由物质构成的,而物质总是处在不断的运动之中。如果说人们对于经验世界的认知是从物质的运动开始的,那么这一认知过程必然在语言结构上烙下印迹,不管是从形态丰富的语言还是缺少形态变化的语言来看,动词范畴在语言中的地位是不可忽视的,已有不少语言学家指出,动词在语言(句子)中处于核心的地位。而语态范畴是动词最突出,最能表达主体行为观点的范畴,从这个角度上讲它是关于动词的主要范畴。
  一、回鹘文文献语言动词语态的特点
  语态范畴表示动作与参与动作的主体的关系,观察视角和角度的不同导致不同的表达形式和意义。在各语言中,因各语言系统的特殊性,动词与主体的关系往往用独特的形式和不同的手段来表达。回鹘文(古代维吾尔族使用过的语言文字)文献语言动词语态范畴无论是形式还是其表达的错综复杂的意义都非常丰富。本文以大量回鹘文文献语言的动词语态分析为基础,提出回鹘文文献语言动词语态的几个特点:
  1.回鹘文文献语言动词语态要么同时显现出运动的结果及突出导致结果的主体,要么只显示运动产生的结果而隐含引发结果的主体。从这个意义上讲,回鹘文文献语言动词语态完全不同于现代英语等印欧语系语言的动词语态情况,也不同于汉语动词语态的特点。
  2.动词语态是回鹘文文献语言句子主要的构成单位,没有一个回鹘文句子是独立于动词语态而产生的,任何一个回鹘文句子都包含书写者对行为过程和结果的某种主观观念。
  3.回鹘文文献语言的动词语态范畴涉及语音,词汇和语法系统。它按照语音规律成双成对的出现,它能进入词汇系统构成新词,它能在语法系统中形成构形系统。同一种语态形式即语态词缀加在动词词干后,既可构成形动词,副动词,名动词,又可构成动词语态范畴。
  4.回鹘文文献语言动词语态具有交叉的现象,同一种形态既属于中动态语态范畴,又属于反身态语态范畴(传统的观点是被动态和反身态形式相同,但没有给予区分)。目前对这一现象还没有给与足够的重视,存在认识上的混淆。本文对大量回鹘文文献语料中的动词语态进行分类(由于文献残缺,大部分例子没有以整句的形式出现,因此在本文中,仅描写和阐释完整的语例,对残缺部分以表格形式列表)。在穷尽性的描写中我们论述了交叉现象的产生及区别,并对语态情况的复杂性和丰富性提出了理论依据。
  二、回鹘人“以行追责”的行为伦理及其在动词语态上的反映:“自责”与“匿责”。
  在大量语料分析的基础上,我们提出对回鹘人行为伦理特性的一个重要见解,即“以行追责”。我们认为,回鹘文文献语言动词语态所体现的这一特性是回鹘人“以行追责”的行为伦理思想在该语言结构中的反映。按照这一思路,我们把回鹘文文献语言动词语态分为自责和匿责等两种形式,自责形式包括原态,反身态,互动态和使动态;匿责形式包括中动态和被动态。(由于以往的术语未能完全地说明或解释回鹘文文献语言动词语态现象,在本文中我们给出新的术语和定义。)这样,回鹘文文献语言动词语态范畴一目了然,而且像反身态和中动态这样具有相同形式结构的复杂现象也顺理成章各归其所,即如果是自责形式那就属于反身态,如果是匿责形式就属于中动态。
  一般来说,对于一个民族越是重要的东西,该民族对它的“语言分割”就越是细密。例如游牧民族的经济生活主要取决于牲畜,这使得游牧人的文化要求集中于这一方面。“属于文化中心的词汇比属于文化边缘的词汇详尽…文化上的要求使人们在对自然界的认识中重视某些区别而忽视另一些区别。”1从大量的语料分析中,我们发现回鹘文文献语言动词语态形式如此丰富,它不仅有单一的形式还具有复杂形式,即双重甚至三重重迭形式,这种现象不能不说是回鹘人对行为态度重视的主观意识的体现。
  三、回鹘民族行为态度的核心:承担责任
  文化语言学认为,“在语言学习过程中,人类同时在无意识和潜意识中埋下了该语言所蕴积和规定的文化模式(包括思维模式,行为模式),这使得人类的行为总是呈现某种文化特有的样式”。2我们认为回鹘文文献动词语态的丰富性和特殊性也不是凭空而来,它是回鹘文化的范畴化反映。
  地理环境对形成一个民族的性格和对这个民族历史发展所产生的影响也许不完全是绝对的,但也绝对不能忽视它。穆罕默德.巴格拉西先生说“不论怎么说,维吾尔人的整个生命观,文化,性格,习俗的形成是与自己生长的,具有几千年历史的塔克拉玛干是由千丝万缕的联系。作为维吾尔人的特殊生活环境,生存空间的塔里木河流域,吐鲁番,哈密盆地,准格尔盆地,七河地区的地理特点,即荒漠,戈壁,干旱的气候环境是形成这个民族心理特征和性格积累的重要因素。他们在新疆这种自然条件非常恶劣的环境中,认识到了要保护自己。”1生存环境对于一个民族性格的形成以及该民族生存模式的铸造有很大影响,很大程度上它能作用于该民族生存意识的产生以及发展。
  游牧是回鹘人的生存方式,即回鹘是游牧文化的熏陶中成长的民族。热依罕女士说:“因为各种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自然力量,迫使游牧民族无奈地面对沧桑,总是被动地承受每一次自然力量强加于头上的重大打击。因此,敬畏自然,敬畏支配自然的神灵,成为维吾尔人牢不可破的精神意念。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中,他们总是在大自然挤迫的夹缝中求生存的,任何一种自然物和自然力量都可以对其造成重大的生存威胁,而其中最令人感到神秘莫测和敬畏的就是上天。”2回鹘人认为一切大自然的变化都掌握在上天的手中,人们的一举一动都被上天监视着,人们的一切行为的后果都会导致上天对人们的赞赏或不满,人们的行为不管在现世或来世都被上天追责,结果是行为有好的结果就有“好报”,行为有恶的结果就有“恶报”。不管是对上天的敬畏还是对生存的把握,很大程度上都来自生存空间的特殊性,回鹘人要生存就必须关注自己行为的得失,就要适应恶劣的环境,这是生存的本能反应。我们认为是生存本能要求他们高度关注一切行为及其行为所带来的结果,是生存智慧使他们把“以行追责”的生存方式成为他们最理想的生存理念。生存环境造就了一代又一代乐观,正直,刻苦并诚实的回鹘人,生存本能铸造了以“以行追责”思想作为行为标准的回鹘人。穆罕默德.巴格拉西指出:“维吾尔人开朗,坦率,朴实,性急,阳刚,粗犷,但却富有情感,真切,诚实,干脆,说话做事爽利痛快,说一不二,易热易冷(塔克拉玛干也是白天易热,晚上易冷),热情好客,幽默风趣,爱说笑话,脾气固执,对任何新事物都感兴趣,慷慨,忠诚,能歌善舞和善于参加具有挑战性的活动,即是在最困难的时刻都不会忘记以希望,情趣和歌声来度过难关。他们的这种性格与生长在浩瀚的塔克拉玛干上的胡杨,红柳的本质,属性是一致的。”3
  回鹘人行为态度的核心是承担责任,这种承担包括个人对自己的行为负有责任,并要求他人对他自己的行为负责任。(我们发现回鹘语语气也存在这一现象,本文没有涉及,我们在今后的工作研究中将进一步深入探讨。)在注重自己承担责任的同时,也使整个人类承担责任。责任在回鹘民族是一种基于生存基础之上的社会制度和人际关系运作系统。回鹘民族的历史展现给人们最强烈的印象是社会秩序的稳定,经济的发展,尽管免不了社会和皇朝的动乱及变更,但回鹘民族主体的完整性和作为行为主体的行为一致性是显而易见的。
  回鹘人面对行为问题,其看法和行为常常表现出一种强烈的责任化倾向,这是一种值得深究的现象。“以行追责”的观念在回鹘历史上培育出了安分守己的回鹘人民和和谐的回鹘社会,使他们在不断发生的变革中的动乱与波动中仍保持自我的存在。因为支撑着道德、法律等力量的是人对自身行为的控制与对该行为的责任性。
  重视行为模式的意义在于:每一个人都应该也必须重视行为模式问题,讨论行为模式问题,深思行为模式问题。我们可以从回鹘文文献语言动词语态范畴体现的行为的“自责”与“匿责”的行为观念中去汲取智慧,从而认识到回鹘民族“以行追责”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模式。通过它我们还可以体会到回鹘人的生存智慧。
  人的观念与行为无不受着民族的生存经验的影响。这种生存经验是回鹘人长期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中与艰难困苦斗争的过程中获得的。
  “以行追责”作为回鹘行为伦理化的主要观念,要求每个行为主体“先行到责”,由“行”的结果“责”来反观“生存”。由“责”来观“行”的结果,可以使人自我定位,使人生中的一切均具备好坏优劣美丑是非的价值判断,这就为回鹘人的人生确定了方向,性质和内容。所以回鹘人观念中,既要关注“行”又要在乎“责”,立于“行”和“责”的视角观察“生存”,才能更好地“生存”,在短暂的一生中创造出更大更多的意义与价值,让人生辉煌。
  要在现代社会中推展“以行追责”精神,造福全人类,共创和谐社会,就有必要回溯传统,发现古老回鹘文明中的生存智慧,并将其转化为建造和谐社会的有益资源。回鹘人长期不懈地努力,运用伦理行为准则来建立和谐的人际关系和人类社会。其出发点和目的都是为了生存得更好。“以行追责”乃是建立和谐社会的基础和核心。
  “以行追责”作为一种行为伦理化内核,是调节回鹘人们之间社会关系的手段。“以行追责”的思维正是回鹘民族的行为准则,是德治与法治功能有效施行的保障。因为只有主体对自己行为有认识和控制时,德治与法治才顺利进行或起到作用。回鹘民族的“以行追责”思想既是构建德治与法治来建设和谐社会的有利条件,又是发扬德治和法治巩固社会发展和社会稳定的有效因素。我们追溯漫长的回鹘民族社会历史会发现,回鹘民族“以行追责”的思维方式催促回鹘人们关注自己的行为与他人保持和谐的关系,建立和谐社会。这种“以行追责”思想,对于巩固社会安定,发排着重要的作用。
  也许回鹘民族社会的产生并不以“以行追责”为前提,但是“以行追责”思维成果的形成却在更高层次上保障和促进了社会的发展与和谐。实现社会和谐,建设美好社会,始终是人类孜孜以求的社会理想。“以行追责”不管是从道德还是法律上说都是关于行为的规则系统,是达到和谐社会目的的手段。每一个主体行为的自我控制是建立和谐社会的重要内容和理念前提,也是和谐社会的目标之一,是树立社会秩序的基础和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基石。“以行追责”的思想对形成和谐邻里关系具有积极作用,有助于社会关系的稳固。对本民族的认同是民族认同的基本认同之一,该认同最基本的作用就是团结本族成员,形成本民族稳定共同体。而在与其他民族的关系上,这种“以行追责”行为模式对形成良好的社会风尚也有积极作用,它使得各民族和谐共处。
维吾尔语言文学 中央民族大学 2010(学位年度)
摘要:察哈台维吾尔语是从14世纪中叶至20世纪初生活在新疆地区域内和在中亚地区的维吾尔族和乌孜别克族等操突厥语的众多民族共同使用过的语言。因它从历史的察哈台汗国时期开始使用,故国际上又有学者将其称为“察哈台语”。该语言对新疆及中亚各民族文化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使用该语言著述的许多文学、宗教、历史以及其它领域的著作流传至今,对研究当时的历史及文化提供了学术价值非常重要的资料和信息。
   在这漫长的历史过程中,语言必定会有较大的变化和发展。察哈台维吾尔语作为古代维吾尔语的延续,又是现代维吾尔语的前身。可以说它是在维吾尔语的发展过程中起到了承前启后的关键作用。有学者认为,现代维吾尔语中,正在使用的所有词汇、语言因素无一不是经过察哈台维吾尔时代的筛选而来的。因此,学习并深入研究察哈台维吾尔语,对研究现代维吾尔语的形成及发展过程起着必不可少的作用。察哈台维吾尔语产生的背景及其深远的影响对于研究现代维吾尔语具有很重要的意义。现在使用的维吾尔语正是在察哈台维吾尔语的基础上演变而来的。
   众所周知,维吾尔语是一种以丰富的形态变化为标志的语言。现代维吾尔语形态的形成是一种历史发展的过程。本人在学习察哈台维吾尔语的过程中,深刻地意识到察哈台维吾尔语形态学方面的研究在现代维吾尔语法研究中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本论文选择19世纪维吾尔文学最有代表性的著名作家、诗人阿布都热依木·尼扎里(Abdurehim Nezari1776~1850)1843年用察哈台维吾尔文写成的教育性著作《戴赫润乃扎提(Dehrun Nejad)》(解脱的时代)(维文)的手抄本为语言材料,重点描述在此文献中出现的名词类词语的形态特征,以便更好的展现察哈台维吾尔语在19世纪的名词形态学特点。这部长诗以反面人物胡德宾与正面人物茹仙迪力两个人物的对话、辩论为主要内容。本文中,笔者将主要探讨察哈台维吾尔文《戴赫润乃扎提》这个手抄本文献中所遇到的名词及其名词性词语语法形式和这些语法形式所表达的语法意义与现代维吾尔名词及其名词性词语语法进行比较。
[硕士论文] 郑恒
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 中央民族大学 2010(学位年度)
摘要:本文通过对回鹘文《慈恩寺三藏法师传》(以下简称回鹘文《玄奘传》)的各种句子类型的句式标记的描写,对标记使用情况的分析,以及和其现代语言中的句式标记的对比研究,明确一些词汇作为句式标记的作用,归纳总结了句式标记的位置、性质等方面的特点,探讨了句式标记和句式质之间的关系,梳理了标记的语法化过程。
   句法研究是古代突厥语语法研究的薄弱领域,对古代突厥语的句式标记没有进行过系统完整的研究,本论文将弥补这一领域的不足。目前古代突厥语研究中与汉文文献的对比大部分属于语音、词汇的借入、语段基本意义等方面的简单对比,本文将更深入地进行两种古代语言语法层次的对比。
   对古代突厥语回鹘文文献《玄奘传》句式标记的研究将有助于我们更系统、更完整地认识古代突厥语的句法结构、相关虚词的使用,使我们进一步地了解从缺少形态标记的语言到形态标记丰富的语言(即从汉语到古代突厥语)的转换模式,更明确地理解古代回鹘文献原文所表达的意义。
   本文的主要研究方法是对比法,主要通过和古代汉文文献的对照和其他文献中的使用情况的对照确定回鹘文各种句式标记的使用情况、使用条件以及和其他语法范畴的关系,首先确定汉文文献的句式,再确定在回鹘文文献中对应的语句,对这些语句进行分类,归纳标记的使用情况,再依照回鹘文文献中找出所有使用这些标记的情况,再进行总结归纳。同时参考译者的其他作品和其他时代的回鹘文献,进行比较。在语言的分析与描述中还使用语言描写法和翻译理论等。
   研究不可避免的问题主要包括从汉文文献入手进行研究的准确性问题、例证的充分性问题、文献的残缺对释读的影响等,主要通过不同层级的对照,尽可能采用可以确定的句子为例。
[博士论文] 洪勇明
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 中央民族大学 2009(学位年度)
摘要:《磨延啜碑》、《铁尔痕碑》、《铁兹碑》、《九姓回鹘可汗碑》、《塞富列碑》、《苏吉碑》是漠北回纥汗国时期的主要碑铭。由于它们是回纥人留下的原始记录,因此不论是在语言学,还是在历史学方面都具有极高的学术价值。19世纪以来,东西方突厥学界都对此进行了艰苦卓绝的研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突厥语文学。 然而,由于学科壁垒的存在,突厥学界的跨学科研究工作进展缓慢。同时,治史者不通语言,研究语言的学者不具备史学基础的现象比比皆是。因此,以文献语言为基础研究历史,以历史记载为基础研究语言,是解决碑铭研究中所出现的疑点难点的捷径,也是语言学、历史学、民族学的最佳切合点。为此本文以语言历史学和民族语言学理论为指导,采用语言对比、史料归纳、对照辨别的方式,对漠北回纥汗国时期的《磨延啜碑》、《铁尔痕碑》、《铁兹碑》、《九姓回鹘可汗碑》、《塞富列碑》、《苏吉碑》的语言特点和历史资料进行重新梳理。 本文的主要结构分为三部分:前言、正文、附录。附录包括参考文献和后记。 前言包括回纥汗国历史和文化概论;回纥汗国古突厥文碑铭语法概述;回纥汗国古突厥文碑铭研究回顾和得失;研究回纥汗国古突厥文碑铭的意义和方法。此章中本文认为,回纥的族源应为鲜卑,其族名意为“森林民”,而其汗国尚不能称为真正意义上的国家。同时,本文赞成我国学者否认突厥如尼文粟特说,认为其是产自蒙古高原,在图画文字基础上的音素-音节文字。 正文部分按照传统上的碑铭创作年代依次叙述,包括碑铭概况、研究概述、拉丁字母转写、汉语译文、注疏论证、语言特点、历史资料。其中,前两部分是对碑铭的常识性介绍;转写、译文部分主要是综合各家所长,提出己方建议;语言特点是指碑铭中比较突出的、具备代表性的语法规则、语音现象;历史资料则是从碑铭中所概括的重大历史事实。 第一节中关于语言特点,本文认为古代突厥语的s/s方言的结论为时过早,且古代突厥语多数句子属于流水句,缺乏必要的连接。因为受汉语影响,其意合手段明显。关于历史资料,本文认为cik是鞠,而非学界所认为的炽俟。同时,本文还认为idg是阿跌,而三旗突厥人则是突厥的核心部族。 第二节关于语言特点,本文认为古代突厥语中的换位复合法实际就是现代哈萨克语中谐音构词法的前身;γ可作为动词过去时第一式附加字。关于历史资料,本文认为早在4世纪时回纥先民的可汗已经登基;早期回纥汗国的官职并不完善;回纥早在756年就侵入塔里木盆地;对于oγuz/uyγur这对同音名称,区别的关键必须依靠时间、地点和记录入。 第三节关于语言特点,本文认为古代突厥语第三人称代词产生较晚,格的构词能力在下降。关于历史资料,本文认为yolluyqaγan与北魏拓拔之间可能存在一定的联系;7世纪分裂的一部分乌古斯与8世纪分裂的乌古斯汇合后,成为伏尔加河-南俄草原上人口最多的突厥族;裴奇内格就是由7世纪分裂的一些回纥属部联合锡尔河流域的一些部族组成的;可萨分为鲜卑系和突厥系,大约8世纪,他们在里海汇合,并建立国家。 第四节关于历史资料,本文认为:摩尼教进入漠北,主要有三条路线:河中地-塔里木-中原-漠北、河中地-高昌-漠北、河中地-西突厥-漠北;最早大概于6世纪开始进入漠北:回纥改宗摩尼的一个背景就是争夺汗位;在漠北回纥汗国的强盛期,高昌已经成为东方摩尼教的中心。 第五节关于历史资料,本文认为:在西迁以前,回纥的一部分就已经进入甘州地区,并经营此地:8世纪后,回纥国势开始西倾,同时也加强了在高昌、焉耆、龟兹等地的统治。 第六节关于语言特点,本文认为:该碑的写作手法显然有别于叶尼塞碑铭,用韵形式与回纥汗国碑铭也有所不同。关于历史资料,本文认为:摩尼教在不同的部族间发展是不平衡的;黠戛斯人使用的是鲜卑语,它是比古代突厥语还要早的一种语言。 由于本人是从事语言工作的,因此过多依赖用语言文字判断族源,用民族关系来考察语言,这势必导致过多重视语料释读,忽视古籍记录。这是本文无法回避的先天缺陷。
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突厥语族) 西北民族大学 2007(学位年度)
摘要:《突厥语大词典》《diwanu luYatit türk》是我国维吾尔族著名学者麻赫默德喀什噶里(又作马赫默德·喀什噶里)于公元1072至1074年间(回历464-466年)游历了中亚的各突厥部族,最后于巴格达城完成的一部空前的对比语言学词典。本文主要参照《突厥语大词典》的维吾尔文(1980-1984年版)与汉文(2002年版)两个版本,对其词汇的语音、语法、语义等进行了描述,并且通过分析《突厥语大词典》的词汇窥视当时喀喇汗时期人们的部分社会文化生活。第一章主要对《突厥语大词典》的作者及编撰过程、内容体制、研究价值、词汇的研究现状等方面进行论述;第二章对《突厥语大词典》的语音结构、语法结构、语义分类、词的成分分类四个方面进行了分析;第三章通过《突厥语大词典》中出现的词汇对当时喀喇汗时期的一些文化现象进行了描述。从词汇中可以看到喀喇汗王朝时期的语言词汇以突厥语,同源词为核心,也有少部分借词;有丰富的各突厥语方言词;构词法主要以派生法为主,也有一些合成词(复合词、组合词);词的语言结构多音节化;词汇的语义多方面反映了喀喇汗王朝人民的服饰、游艺民俗、农业、饮食等特色文化。
[硕士论文] 乔睿
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 中央民族大学 2007(学位年度)
摘要:回鹘文《玄奘传》约在公元10-11世纪由新疆别失八里人胜光法师译自汉文,它是20世纪以来新疆出土的重要回鹘文文献之一,就其价值而言,可与之相比的只有《金光明经》、《弥勒会见记》等少数几部篇幅较大的回鹘文文献.该文献不仅为我们提供了关于中亚及印度佛教史方面的材料,还记录了中亚及印度的许多地名的正确发音,为音韵学学者的研究提供了依据,对于研究古代维吾尔人及其周围和中亚诸民族的语言文字、文化、宗教、历史等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从双语学研究的角度来看,回鹘文《玄奘传》是一部典型的双语对比的文献,将其汉文本与回鹘文本的语言进行对比研究,不仅能了解古代汉语和回鹘语这两科,语言本身的特点,更能从中发现古代汉语在文法等方面对回鹘语的使用所产生的影响,并能在此基础上研究两种语言背后的文化联系.这些研究都能为我们今天的双语学习、研究和教学的现实服务. 回鹘文《玄奘传》自1930年代在新疆出土以来,国内外不少学者先后对其进行了研究.有些学者对该文献本身进行了研究,有些学者则以该文献作为依据,进行了其他方面的研究,但至今尚未见到对其进行综合性研究的成果以及对其词汇进行具体描写和分析的词法方面的研究成果.本文属于对古代维吾尔义献的综合性研究,目的在于对本文所研究该文献部分进行重新整理和系统研究.主要是对该文献进行转写、翻译和注释,再用描写法对其中的词汇进行标注和分析,建立一个熟语料库.在此基础上,对文献中出现的词法现象进行归纳和统计. 最后,总结了该文献的语言特点并讨论了文献翻译中的一些特点,希望能为今后的研究提供参考. 由于回鹘语是一种以丰富的形态变化为标志的语言,因此研究其形态变化和各种词法现象具有重要意义,本文试图通过对回鹘文《玄奘传》词汇的描写与分析以及对其中词法现象的归纳和统计,揭示出该文献的一些语言特点.本文属于共时研究,其中运用到的研究方法主要有文献学的方法,语言学的共时描写法,文献查证的方法,数据统计的方法等.另外,建立回鹘文献语言的熟语料库以及对该文献进行综合性研究(包括对文献进行转写、翻译、注释,对其词汇进行描写和分析,对其中的词法现象进行归纳和统计等)是笔者在回鹘文献语言研究方法上的尝试.
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 新疆大学 2007(学位年度)
摘要:《突厥语大词典》是我国古代突厥语学家麻赫穆德·喀什噶里在11世纪70年代编写的一部突厥语辞书,它不仅是世界上第一部完整系统的突厥语词典,更是一部关于喀喇汗王朝和11世纪我国新疆以及中亚社会的百科全书。现在我们所见到的唯一传抄本是由名叫穆罕默德·伊本·艾比白克尔·伊本·艾比勒法特赫的人在《突厥语大词典》成书的190年之后从麻赫穆德·喀什噶里的手稿抄写,但是抄写者在传抄的过程中把一些词语的音标抄错了。《突厥语大词典》的现代维吾尔文译本先后于1981年、1983年、1984年由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维吾尔文版《突厥语词典》的翻译主要依据的是传抄本影印件并且充分吸收了土耳其语译本和乌兹别克语译本的长处。因为这些拼写错误已存在传抄本和土耳其语译本,翻译的时候一样出现在维吾尔文版《突厥语词典》中。《突厥语大词典》的汉文版是根据《突厥语大词典》现代维吾尔文译本的转译,汉文版的译者同时也参考了其他文字的译本,其中包括1941年伯西姆·阿塔拉伊的阿拉伯文影印本。所以《突厥语大词典》的汉文版也没能避免这些拼写错误。 本论文通过参考著名突厥语学家G Clauson编的《十三世纪以前的突厥语词源典》和其他一些前人的研究资料,找出了在《词典》汉文版中的一些被标音错误的词语并对每一个词语进行分析,提出这些词汇正确音标的建议。然后又把这些被抄写错的词分为以下几种:在元音方面出现的错误,辅音B,T,N,Y之间出现的错误,在其他辅音中出现的错误,在手抄本中有错误但汉文版中修改的词汇,把它们按照其类别整理出来。
[硕士论文] 阿依努尔·司马义
古代突厥语 中央民族大学 2007(学位年度)
摘要:本篇论文是对于回鹘佛教文献《玄奘传》的国图收藏的第七卷9a-15a的进行转写,翻译和注释的论文. 回鹘文《玄奘传》是20世纪以来新疆出土的最重要的回鹘文文献之一,与它可以相比美的只有《金光明经》和《弥勒会见记》等少数几部篇幅较大的古籍文献.它对古代维吾尔族的语言,文字,文化,宗教,历史等方面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该文献对各国突厥学研究来说,是现存极为珍贵的史料.回鹘文《玄奘传》作为至今已知最重要的回鹘文献之一,自上个世纪被发现至今,国内外突厥学界对这部重要文献进行的研究尚不多见.在国内,除了耿世民教授,冯家升先生几位学者以外,其他基本没有人对此文献进行全面,系统的研究. 虽然《玄奘传》己在当时被译为了古代维吾尔语,但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历史的演变,现代维吾尔语与古代的维吾尔语之间已经发生了文字和语言等各个方面的变化.所以我们无法直接参考回鹘文《玄奘传》研究,而需要将回鹘文《玄奘传》先进行转写,然后再将其译成现代维语,进行注释这是全面和深刻的研究《玄奘传》的重要的工作.国内外学者在整理和研究突厥语族文献的过程中,对文献的转写,翻译和注释,积累了不少经验和方法.总结这些经验和方法,是突厥语族文献学方法论的重要内容.本论文笔者对国家图书馆收藏的《玄奘传》第七卷9a-15a进行了转写,翻译与注释,同时探讨了一些关于《玄奘传》的其他研究情况. 目前学术界对《玄奘传》记述主要有两套转写符号:一套是以拉丁字母为基础的,另一套是以斯拉夫字母为基础.此论文所使用的是以拉丁字母为基础的一套.转写规则上,笔者根据突厥语言历史比较语言学的原则,加入元音字母的方法,翻译方面根据正确识读原文,理解原文,表达原文的突厥语文献翻译原则.整个翻译过程中则是以汉文的《玄奘传》的原文内容为基础.在注释方面,因为此文献是一篇有关佛教的文献,佛教词汇和术语很多,本篇论文中笔者对(第七卷9a-15)每一个佛教词汇,术语进行详细的注释.这样做对此论文在全面认识和深入研究《玄奘传》是有一定的意义.该论文属于历史比较语言学的研究的范畴.研究突厥文献中语言历史比较语言学是非常重要的.
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 新疆大学 2007(学位年度)
摘要:本文研究了回鹘文书写、且又译自汉文的敦煌出土佛教文献和汉语在文献翻译过程中对回鹘文文献语言的影响,揭示回鹘佛教徒使用汉语和汉字的状况和汉语影响下的回鹘文佛典语言的特点等。 全文共分四章,另有汉文.回鹘文词汇对照和图版。 第一章是《敦煌出土回鹘文文献的历史背景》,重点论述回鹘诸部及其西迁的历史、回鹘在河西走廊和西州大量接触佛教和翻译佛经的过程、回鹘等操突厥语部族接受佛教的原因和回鹘佛教徒的忏悔思想、功德观以及敦煌藏回鹘文佛教文献的发现和流失的历史。 第二章是《敦煌早期出土汉译回鹘文佛教文献》,重点论述上个世纪初斯坦因、伯希和等西方探险家获自敦煌、现藏伦敦、巴黎、柏林、圣彼得堡、京都、斯德哥尔摩等地的汉译回鹘文佛教文献的储存和研究刊布情况。这一部分文献是本课题研究的重要资料来源。 第三章是《敦煌新出回鹘文佛教文献》。为了使研究更具说服力和权威性,重点论述了敦煌莫高窟北区石窟近年出土的回鹘文佛教文献,其中除对所有.出土文献的特点和研究情况进行描述以外,还研究了文献B157:15、464:121、B157:13、B97:7、B59:69、B128:18和兰州私人收藏的文献Lao和lav。除464:121和B59:69以外,其他文献在国内外均属首次研究刊布。 第四章是《汉语影响下的回鹘文佛典语言》。根据前人研究成果和对新出回鹘文文献的考察,重点论述了汉语影响下的回鹘文佛典语言的特点,其中回鹘文佛典翻译特点的分类和翻译中存在的固定搭配格式也属首次撰文探讨。文末是缩略语和汉文一回鹘文词汇对照,附录部分为第三章中所研究回鹘文文献的图版。
[博士论文] 杨东宇
中国古代史 陕西师范大学 2006(学位年度)
摘要:《突厥语大词典》是喀喇汗王朝时期的学者、语文学家麻赫穆德·喀什噶里经过在突厥语部族地区广泛深入的语言调查,于十一世纪七十年代在阿拉伯帝国阿拔斯王朝的巴格达编撰的一部以阿拉伯语诠释突厥语的关于突厥各部族及地区的百科全书式词典。由于其蕴含的重要史料与学术价值,所以甫经发现,立刻引起国际学术界的瞩目,自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以来,国内外研究者甚众,成果亦夥,但以语言学、地理学、民族学、文学、民俗学等方面的研究为最多,虽也有一些相关医学内容的研究论述,却罕有全面整理词条而分门别类整体进行的专门研究。本文的研究旨趣即在于此,力求将词典中经过重新统计的6772个词条中占汉文版总词条数七分之一强的医学及相关词汇(约有一千余),通过分成九大类别详加辨析考查,总结每类词条与当时社会生活的关系,力图勾勒在喀喇汗王朝时期的社会医疗状况,进而更清楚地描述当时的社会生活。应该说明,本文在此领域的研究属于开拓性尝试,此前并未有学者深入涉及。余以为医学问题(医疗、医药)关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古往今来,概莫能外。认真剖析古代医学问题也同样是历史研究的重要命题之一。因此,本文的研究是运用传统的史学方法结合医学人类学、医学社会学、医学史学、临床医学、卫生学、病理学、药物学、药理学、中医学、民族医学、统计学等等可资借鉴的学科,试图通过对全部词条的耙梳,析出九类并逐一分析对比释义研究,而后总汇论述整个喀喇汗王朝的社会生活概貌。 全文分为上下两编,共十二章,及附论,索引,附录。 在绪论中从简介词典与著者开始,对国内外的版本与研究的情况进行述评,认为利用词典中丰富的医学词汇对喀喇汗王朝进行医学及其相关研究是非常必要和完全可以的。这对于我国少数民族史甚至中亚史的研究都是不无裨益的。文中列举了国内相关词典或使用词典研究的若干著作中医学方面的内容,说明了至少目前在此领域尚未出现专门研究的事实与对此研究的必要。 第一章喀喇汗王朝概述。首先通过引用史料与现有著作,简要论述了喀喇汗王朝的初建以及王朝名称的问题,而其本文将从《喀嘲汗王朝史稿》中关于王朝建立的观点,并为了称呼的统一,全文中将采用“喀喇汗王朝”的指称,遇有转引文献时则遵从原文的使用方法。然后从四个时期:王朝的初创、王朝的政治发展时期、王朝的分裂与经济文化的繁荣、王朝的衰落分别概述了喀喇汗王朝由兴至亡的主要政治活动,以及王朝领域的范围和境内的民族组成。在后面论述与宋、辽、高昌及西夏关系时,着力于探讨王朝与宋之间的贸易关系中的严重顺差,导致宋采取相应的限制措施。最后论述了由于语言上的突厥化与宗教上的伊斯兰化,导致融合中原文化和西方以及阿拉伯伊斯兰文化的新的文化类型—伊斯兰-突厥文化的形成与发展,造就了中世纪中亚地区非凡的文化成就。 第二章《突厥语大词典》及其著者麻赫穆德·喀什噶里。先就麻赫穆德·喀什噶里的出生与汗族出身结合史料及词典本身词条的释义,推论其大致生卒时间为十一世纪二十年代左右至七、八十年代之间。其中通过词典中“吐蕃”词条中关于麝香的释义,辨别出麻赫穆德本人可能没有亲见摘取香囊的过程。后面的部分是对词典的编撰具体时间等相关著者的学术经历的述论,在有所认同的情况下对各家说法给于存疑。限于本文的方向是医学及相关问题,对此并不打算深入讨论,再说词典抄本的记述也可能存在讹误与矛盾之处。 第三章《突厥语大词典》的概述。首先对词典的历史背景及抄本的发见进行概略叙述,指出在阿拉伯蓬勃的翻译运动和宽松的学术氛围,以及君主的提倡等因素,阿拉伯伊斯兰文化成为中世纪科学与文化高涨的缘起。接着对词典的国外出版校勘与研究情况进行论述,指出在关于医学相关问题方面仍然缺乏研究,尤其是专题性质的。随后将国内的维汉版本的翻译出版加以介绍,并对汉文版的名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认为汉文版现在的名称是完全符合书义且准确的。最后,对于词典的词条数量,本文根据实际统计提出6772个的确切数字,应视为对汉文版序言中所述约7500条的修正。在关于国内词典研究情况的论述中,罗列诸多著作中关于王朝及词典研究中,对医学及其相关问题研究论述的不足状况,认为跨学科与资料的零散分布是对此领域不似语言与文学等方面研究广泛而深入的原因。 第四章药物相关的词汇内容。通过搜集散见于词典中的动、植、矿物药词汇,以及也可兼作药用的饮食品类词汇,经统计有206种之多。并将这些按照医疗作用逐一分析叙述的同时,还对词条所记的“人参”实为毒参茄进行考辨;对“红花”、“藏红花”基源植物长期混淆的问题予以辨析;“香”的渊源与效用予以阐述;阐明了中国大黄的渊源、传播及域外名称问题;甜瓜的源流与类别等都各成一个专题性考释。明确了词典所载用于消化系统的药物词汇占最显著地位,而依次助消化、止泄泻、导泻利、促涌吐四类为最常见,这正与本文疾病部分消化系统疾病最多也恰好互相印证。那么,从胃肠系统病变显著多见与大量治疗药物的使用来看,当时突厥各游牧部族的先民虽然可能部分向定居农耕过度,但其彼时的生活饮食习惯与类别仍与原先不甚区别。除消化系统的药物词汇最显著而外,还有治外感风寒和消炎败毒药居其次,还有治风寒筋骨痛与活血化瘀药以及芳香类药。总之,从药物词汇的总量可以发现,能驱辟腥膻污秽之气又能预防疫病流行的芳香药占着很重要的位置,治疗比例最大的是消化系统药,次为治风寒感冒、消炎败毒药,再次即筋骨风寒疼痛药,其他如驱蛔、杀疥、防冻、降暑、止咳、治目等等,均在一定程度上真切反映当时相应疾病与社会生活的关系,即至少在词典词汇里所反映的生活中是以游牧方式为主导的社会生活方式。 第五章人体解剖生理的词汇内容。详细统计排列相关的词汇频度,与人类社会的特有共性完全一致,即以维持生活的吃(消化)相关此汇有127条次,与孕育相关的93条次,与运动系统相关的84条次,与精神情感相关的84条次,其他“视、听、嗅”感官各20、10、10共40条次,与亲属人际相关39条次,残障、畸形及其他15词。依次反映了首要的是“吃”来维持“生存”,其次就是“生”以使“族群繁衍”,“动”以求存及生产社会生活财富。就词的内容、数量与出现频率看:生殖、孕育方面词汇的比率最高,从而可以说明当时社会生活中人们对人口繁殖的重视。词汇亦见不利于生殖的生殖器结构及功能的异常,不利哺育婴儿,及对残障的描述等。 第六章疾病、卫生与健康观念的词汇内容。统计出公共卫生词汇24条,个人卫生、饰物、用品71条,居室卫生13条,医疗行为与观念词汇42条、健康评价27条,中邪与避邪19条,说明普遍的卫生观念已经深入到人们心里,而且存在鲜明的阿拉伯“毒眼”的观念,反映在关于中邪这个观念上,说明当地人已经受到阿拉伯观念很深的影响。 第七章一般性传染、流行病的词汇内容。对天花、疟疾、麻风等给予详细的分别述论,并对疱疹、疮等词条进行了辨析。 第八章头颈、五官、精神病的词汇内容。关于雪盲与眼罩的关系,本章提出自己独到的见解,认为眼罩就是墨镜的早期雏形。另外,研究了类似现代概念的高血压及脑血管意外病变的症状及其后遗症词条在该词典的出现,说明当时也不乏本类疾病。而眩晕、麻木、痉挛、抽筋、瘫软、软弱无力等,都是高血压的症状和脑血管意外(中风)的前兆;中邪、中风、鬼附体则是脑血管意外发生时的表现,即突然仆倒、失语、抽风、昏迷;瘫痪则是中风而未亡后所遗的半身不遂后遗症。 第九章消化、呼吸系统与皮肤疾病的词汇内容。消化系统病的多见,是与当时游牧生活的饮食种类、饮食习惯密切相关的。呼吸道疾病常见的症状痰、咳、喘,与之最密切相关的是外界的生活环境,空气中风沙尘埃多、冷季时间长和户外活动久,就易患呼吸道疾患。皮肤的健康与疾病,直接关系环境、衣着及个人卫生。至于擦、撞、踢、扭、捩伤,更是户外游牧生活的常见损伤。第十章物理性伤、虫畜伤与外伤的词汇内容。这部分词汇中可归为战伤者25词次,惩罚性伤害25词次,牲畜撞击伤15词次,冷冻伤7词次,跌扑伤5词次,蜂蛇伤3词次。可见冷兵器时代战斗性外伤,以及奴隶等体罚性致伤的多见。与畜牧相关的牲畜伤及环境所致的冷冻伤,也占有重要的比例。 第十一章疾病传媒的昆虫、动物词汇内容。认为人类进入农耕时代,有了多余的粮食之后,才开始豢养家畜,从而,增加了人类与动物的接触机会。那么,人、畜之间某些疾病的交叉感染,就有了机会和可能,人畜共患病就可能发生。随着集镇、城市的出现,人口相对较大量的集中,就传染病的流行和传染病原在人群中的保种留存提供了条件。但词典中没有大规模瘟疫的记述,说明城市人口规模正如魏良弢所估计的不会太高,甚或更少,而巴托尔德的估计似乎有误。 第十二章畜禽生理解剖驯育兽医的词汇内容。从这类词条可以看出,中世纪突厥语族先民,对畜禽的解剖结构、生理功能,对家畜的驯育、使役、繁殖以及相应的兽医知识都有相当成熟的掌握。也印证当时绿洲农耕生活之外,主要还是游牧生活的社会状况。 专论部分包括:词典中人参条的辨析、眼罩与面衣发微、小议大黄。
  (已选择0条) 清除
公   告

北京万方数据股份有限公司在天猫、京东开具唯一官方授权的直营店铺:

1、天猫--万方数据教育专营店

2、京东--万方数据官方旗舰店

敬请广大用户关注、支持!查看详情

手机版

万方数据知识服务平台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学术圈
实名学术社交
订阅
收藏
快速查看收藏过的文献
客服
服务
回到
顶部